详细内容

"读名篇,学写作"系列之二:五笔结构 【名篇引路】

时间:2021-02-20


 "读名篇,学写作"系列之二:五笔结构 

【名篇引路】

    散步(莫怀戚)

        我们在田野散步:我,我的母亲,我的妻子和儿子。

        母亲本不愿出来的。她老了,身体不好,走远一点就觉得很累。我说,正因为如此,才应该多走走。母亲信服地点点头,便去拿外套。她现在很听我的话,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。

        天气很好。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,太迟了,有一些老人挺不住。但是春天总算来了。我的母亲又熬过了一个严冬。

        这南方初春的田野,大块小块的新绿随意地铺着,有的浓,有的淡;树上的嫩芽也密了;田里的冬水也咕咕地起着水泡。这一切都使人想着一样东西——生命。

        我和母亲走在前面,我的妻子和儿子走在后面。小家伙突然叫起来:"前面也是妈妈和儿子,后面也是妈妈和儿子。"我们都笑了。

        后来发生了分歧:母亲要走大路,大路平顺;我的儿子要走小路,小路有意思。不过,一切都取决于我。我的母亲老了,她早已习惯听从她强壮的儿子;我的儿子还小,他还习惯听从他高大的父亲;妻子呢,在外面,她总是听我的。一霎时,我感到了责任的重大。我想一个两全的办法,找不出;我想拆散一家人,分成两路,各得其所,终不愿意。我决定委屈儿子,因为我伴同他的时日还长。我说:"走大路。"

        但是母亲摸摸孙儿的小脑瓜,变了主意:"还是走小路吧。"她的眼随小路望去:那里有金色的菜花,两行整齐的桑树,尽头一口水波粼粼的鱼塘。"我走不过去的地方,你就背着我。"母亲对我说。

这样,我们在阳光下,向着那菜花、桑树和鱼塘走去。到了一处,我蹲下来,背起了母亲,妻子也蹲下来,背起了儿子。我的母亲虽然高大,然而很瘦,自然不算重;儿子虽然很胖,毕竟幼小,自然也轻。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,稳稳地,走得很仔细,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的加起来,就是整个世界。

点评:文章的开头"开门见山",用极简洁的语言写出我们一家人在田野散步,显现了一个生活的画面。

        第二自然段回过头来对文章开头所叙写的事件进行补说、解释,第三、四自然段离开事件叙述的主线,笔触主要指向时令与景物的描写,用景物来烘托一家人散步的美好背景。这三段的叙述让读者明白事情的时间、地点、背景等基本情况,可谓"交代一笔"。)

        这里写出"散步"中出现了的"分歧",由于"分歧",散步中就有了"故事",就有了"波澜",文章就有了"故事味"。这叫做"巧折一笔"。

        中间几个自然段详写我在散步分歧中的心理活动,写了母亲的动作、语言,还运用了环境描写进行烘托,这里的重描细抹,都是为了更好地突出主旨,这叫做"重描一笔"。

        结尾的背人是表象,但透过"背人"这一表象,作者巧妙地写出中年人身上应该具备"承前启后""尊老抚幼"的人生责任的。这样,文章的主题就被深化了。这一段,既抒发情感,又表达感受,画龙点睛,深化主题。所以叫做"深化一笔"。

   例文简评:本文用"五笔"技法,把一家人充满温情充满爱的散步之事写得丰富、生动,摇曳多姿,让这篇散文如诗如画,深深地留在读者心中。

【写法详解】

        "五笔"结构,是由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余映潮先生从剖析莫怀戚的美文《散步》的写法总结出来的写记叙文的一种结构。一般适用写一件事,达到把一件事写得波澜多姿,富有表现力。"五笔"结构一般可表示为:

        "五笔"结构=轻点一笔+交代一笔+巧折一笔+重描一笔+深化一笔

        开头的"轻点一笔",起到"扣题轻点,概说事件"的目的。

        接着是"交代一笔",用于"交代原委,推动情节",让读者明白事情的时间、地点、背景等基本情况。

        第三笔是"巧折一笔",就是写出事情中的"波澜","文如观山不喜平","巧折一笔"能让事情更有故事味,让事情摇曳生姿,富有扣人心弦的吸引力。

        第四笔是"重描一笔",就是抓住突出表现主旨的片段、细节、情景进行浓墨描绘,从而凸显主旨。

        第五笔是"深化一笔",就是在文章结尾处"画龙点睛",即用抒情、议论等方式表达深刻的感悟,从而"深化主旨",结成有力有味的"豹尾"。

        当然,"五笔"结构不是一成不变的,可以根据表达的需要,灵活地变换顺序,甚至可以增减部分环节;"五笔"结构也不是说文章只能写五段,这几笔之间可以相互穿插,每笔之间没有必然的界限。


【例文评析】

背影(朱自清)

       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,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。

        那年冬天,祖母死了,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,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。我从北京到徐州,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。到徐州见着父亲,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,又想起祖母,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。父亲说:"事已如此,不必难过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!"

        回家变卖典质,父亲还了亏空;又借钱办了丧事。这些日子,家中光景很是惨淡,一半为了丧事,一半为了父亲赋闲。丧事完毕,父亲要到南京谋事,我也要回北京念书,我们便同行。到南京时,有朋友约去游逛,勾留了一日;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,下午上车北去。父亲因为事忙,本已说定不送我,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。他再三嘱咐茶房,甚是仔细。但他终于不放心,怕茶房不妥贴;颇踌躇了一会。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,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,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。他踌躇了一会,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。我再三劝他不必去;他只说:"不要紧,他们去不好!"

        我们过了江,进了车站。我买票,他忙着照看行李。行李太多了,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。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。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,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,非自己插嘴不可,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;就送我上车。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;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。他嘱我路上小心,夜里要警醒些,不要受凉。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。我心里暗笑他的迂;他们只认得钱,托他们只是白托!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,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?唉,我现在想想,那时真是太聪明了!

        我说道:"爸爸,你走吧。"他往车外看了看说:"我买几个桔子去。你就在此地,不要走动。"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。走到那边月台,须穿过铁道,须跳下去又爬上去。父亲是一个胖子,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。我本来要去的,他不肯,只好让他去。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,穿着黑布大马褂,深青布棉袍,蹒跚地走到铁道边,慢慢探身下去,尚不大难。可是他穿过铁道,要爬上那边月台,就不容易了。他用两手攀着上面,两脚再向上缩;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,显出努力的样子,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,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。我赶紧拭干了泪。怕他看见,也怕别人看见。我再向外看时,他已抱了朱红的桔子往回走了。过铁道时,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,自己慢慢爬下,再抱起桔子走。到这边时,我赶紧去搀他。他和我走到车上,将桔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。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,心里很轻松似的。过一会说:"我走了,到那边来信!"我望着他走出去。他走了几步,回过头看见我,说:"进去吧,里边没人。"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,再找不着了,我便进来坐下,我的眼泪又来了。

        近几年来,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,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。他少年出外谋生,独立支持,做了许多大事。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!他触目伤怀,自然情不能自已。情郁于中,自然要发之于外;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。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。但最近两年不见,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,只是惦记着我,惦记着我的儿子。我北来后,他写了一信给我,信中说道:"我身体平安,惟膀子疼痛厉害,举箸提笔,诸多不便,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。"我读到此处,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肥胖的、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。唉!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!

点评:开头简洁、明了,充满深切的怀念,直接点出"背影",这是"轻点一笔"。

        父亲的卸职,祖母的去世,家境的惨淡,可谓"交代一笔",交代了父亲为我送行,为我去买桔子之事时的家境,为后文更好地表现父亲不顾惜自己,倾家中之力为儿子准备紫毛大衣、买桔子等事情对作铺垫,衬托了父亲对儿子无微不至的爱。

        这里写父亲本打算不去送我了,可最终还是去了;写我嫌父亲说话"不大漂亮",写父亲为我铺好紫毛大衣,嘱托茶房等,可谓"巧折一笔"。

        这里对"父亲攀爬月台去买桔子"作了泼墨细描,是"重描一笔",写了父亲朴实的穿着,写了父亲"蹒跚地走""慢慢探身""穿过铁道""爬上月台",他的"两手攀着""两脚向上缩""身体的倾侧""扑打衣服上的泥土",一系列动作,描写得细腻、真实、感人,让读者不禁潸然泪下,这样的重描细抹,生动地突出了父爱的伟大、无私、崇高。

        结尾通过感人至深的写信、读信的情景及"我"的感受结束全文,情意厚重,让人回味,有巧妙地照应开头,使文章结构圆合,浑然天成,很好地做到"深化一笔"。

例文简评:本文是散文中的经典名篇,仔细研究,可以看到作者清晰的"五笔"结构的行文思路,文章取材真实,语言准确、生动、传神,描写具体、细腻,突出表现文章父子情深的主旨。


企业文化/about us
新闻资讯
关注我们
关于我们
xinwen
更多
哈尔滨峰高教育是经教育局批准,以K12基础教育为主体,以小初高培优为特色,集教育界名师执教的正规化、高品质的大型文化培训学校。学校始创建于2005年,由语文名师、教学权威专家李百老师创办。

咨询电话:13936258005

公司地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通达街4号(汉广街站台南行50米)




扫描关注
您的满意,就是我们的动力!
Copyright @ 2021 . All rights reserved. 
  • 电话直呼

    • 13936258005
    • 13936258006
    • 18003612581
    • 18004602581